卡莫拉内西-尤文精神最好的诠释者

  • 时间:2019-08-27 08: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8月9日12时30分,周云露离开宿舍前往百子湾拍戏,关于这个戏,周云露只知道这是传媒大学10级音响导演专业本科毕业生李斯达的剧组。她听说戏份不重不必通宵,也不会耽误自己10日的行程。周云露原本计划10日去河北涿州参加本科同学的婚礼,但是这天的婚礼上,没有人见到她,也没有人收到她任何信息。

  06年的意大利,那只蓝色的军团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哭泣为之疯狂,当格罗索罚入点球,那一刻,意大利人疯狂的庆祝,有一个阿根廷裔的意大利队员在场边抱住队友,网友戏称:这是目前为止最后一个拿到世界杯的阿根廷人。他就是——塞拉·毛罗·卡莫拉内西(Mauro German Camoranesi)。

  1976年10月4日,毛罗.卡莫拉内西出生在阿根廷坦蒂尔市郊一个叫维拉拉扎的地方,那里到处是地中海风情的房子,散落在风景秀丽的山峦之间,民风淳朴,街道上随处是悠扬的小提琴声,偶尔会有孩子在街上踢球,余晖下,梦想透过汗水闪耀出来。

  毛罗似乎很喜欢这项运动,慢慢的他开始熟悉了带球的感觉,于是他开始自信的去突破马蒂亚

  往后的日子里,卡莫拉内西和马蒂亚经常一起看球,一起踢球,渐渐地,卡莫拉内西喜欢上在球场上快速奔跑的感觉,并开始确定自己边路的位置,马蒂亚也经常约他一起看球,那时候只能通过报纸看足球新闻,有一天,报纸的头条写着意大利将举办1990年世界杯,卡莫拉内西那时候只知道极个别的意大利球员,但是经常浏览一些意大利足球的新闻,并深深为之着迷,在还没有梦想过要为意大利国家队踢球的时候,卡莫拉内西和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父亲胡安·卡洛斯(前502线公交车驾驶员)、母亲玛利亚·克里斯蒂娜(家庭主妇)、姐姐玛丽萨、第11个叔叔涅狄拉还有外祖母。而在很多年之后,卡莫拉内西随尤文图斯队在都灵奥林匹克体育场庆祝联赛冠军的时候,他身上的T恤胸前就写着这样一行字:“维拉拉扎的礼物”,也许是阿根廷人都有思乡情节,每每谈到家庭,卡莫拉内西总是幸福的微笑,发自内心的幸福

  在90年代中期,在阿根廷普拉塔海省的阿尔多西维俱乐部,卡莫拉内西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当地两支球队阿尔多西维和阿尔瓦拉多之间的德比战像博卡—河床的比赛一样气氛火爆。而卡莫拉内西犯下了至今仍然后悔的错,一个暴力的铲球使得对手皮佐不得不终结职业生涯,而毛罗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2010年8月,马德普拉塔法院审理此案裁定:尽管这次伤人事件不能裁定为故意,但的确超出了体育运动的范畴,因此他们裁定卡莫拉内西支付皮佐200000阿根廷元(约合50000美元)外加十六年来的精神赔偿。这是阿根廷足球史上第一次场内伤人事件立法宣判。之后的日子如白驹过隙,卡莫拉内西分别效力于:桑托斯足球俱乐部、班菲尔德足球俱乐部、蒙罗维的亚流浪者足球俱乐部、蓝十字俱乐部,而在2001年夏天,卡莫拉内西凭借优异表现以700万身价加盟维罗纳,在维罗纳的两个赛季里,卡莫拉内西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和不知疲倦的奔跑以及犀利的突破加盟意甲班霸尤文图斯,他也实现了自己儿时梦想——穿上欧洲女皇尤文图斯的球衣,而那一年还有一件事改变了毛罗的命运—在和家人沟通后,卡莫拉内西正式加入意大利国籍。

  据检方指控,李某为寻求刺激,经预谋后,于2015年8月9日14时许,将年仅22岁的露露诱骗至朝阳区广渠路其租住处,用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切、划露露的颈部,造成露露左侧颈内静脉破裂,致其失血性休克死亡。

  刘若英带着无限伤感和不舍离开了陈升的工作室,开始了与来自马来西亚的光良的合作,由于两人的风格很接近,都是清纯路线,很快唱片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当时的尤文图斯,彩库宝典。空前强盛,各个位置都有大牌球星,而卡莫拉内西由于一头飘逸的长发,边路精彩的盘带和过人,深受球迷喜爱,他也多了一个外号:帮主,超强的助攻能力更加稳定了他的主力位置,而卡莫拉内西最擅长在底线传出有威胁的低平球和弧线球,或者把带球闯入禁横传门前,为前锋创造得分机会。除了右前卫,卡莫拉内西还能胜任其他位置,比如前腰,而他最喜欢的传球方式就是以右脚外脚背传出一记极隐密的直塞,一举撒破对手的防线年,震惊世界足坛的电话门事件爆发,很多球星纷纷出走,但是,总有人忠诚,而在随意大利获得世界杯冠军之后,皮耶罗、特雷泽盖、布冯、内德维德等球星纷纷宣布留守尤文图斯,卡莫拉内西也宣布留在尤文,而当时切尔西和巴塞罗那都对卡莫拉内西有意,他的忠诚让尤文球迷更加爱他,爱那个长发飘逸的帮主。一直以来,球迷对他们有个亲切的称谓“布拉德皮特”,而边路全能的卡莫拉内西就是那个“拉”。

  时光荏苒,卡莫拉内西和他的尤文图斯回到了意甲,一个更团结的尤文图斯开始慢慢复苏,而卡莫拉内西一次次精彩的突破和漂亮的弧线传中让尤文球迷对边路一直很放心,有这个男人在,边路是不会发愁的;

  行走世界后,归来已不是少年,卡莫拉内西回到了市中心那个酒吧,偶尔接待老朋友,偶尔和他们一起踢球,但是当你向他问起尤文图斯时,他总会说:“何其荣幸,我实现了梦想,尤文一直在我心中。”